<
当前位置 主页 > 难题 >

谈一场与爱情无关的恋爱 三

幼儿早教-幼儿园-早教中心-长沙金宝贝早教中心—http://www.csjkjy.com 原创 时间:2015-07-03 14:37 


  外面的太阳已由暖日变成烈日,南方的秋天跟仲夏没多大差别,除了早晨泛着些许凉意外,中午太阳照样是强悍无比,人们还穿着各色各样的中裤短裙。岑崎懒洋洋的荡在大街上,接受着阳光炙热的暴晒,心里却还惦记着刚才的事情,有些许的踌躇,些许忧虑,毕竟这样的关系,对他和对宜花都没什么好处。
  努力的理了理思绪,又不知道自己在烦恼些什么。用力揉了揉太阳穴,努力的想记今天是不是发生过什么,记忆有几分模糊,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凌乱,让他理不清,有种找不着北的感觉。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欢笑的,忧愁的,苦闷的,毫无表情的,形形色色,就是没见有一个跟岑崎一样脸上半似惆怅半似忧郁的颓废样。他以为他现在的样子很特别,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默默的走在人群中,但是不久,没入人群中的他,谁也不知道哪个是他了。
  傍晚时分,打了一天麻将的岑崎准时回到家,习惯性的把公文包往沙发上一丢,顺便把身子也丢到沙发上。
  苏珊从厨房跑出来,见到躺在沙发上的岑崎,立马换了副温柔的笑容, 老公,回来啦,快去洗手换身衣服,准备吃饭了。
  岑崎毫无反应,紧闭着双眼,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打麻将其实是个累活,呦喝了一天,也吸了一天的烟,精神和身体都严重疲劳,以致紧蹙的双眉一直没舒展过,这种焦躁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入睡前。
  他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捧着一本《神秘岛》,不断的翻着书页,眼神迷离,却不在书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难道宜花对他的影响有这么大,还是其他的原因?
  苏珊穿着性感的红色蕾丝边睡衣,晃荡在岑崎眼前,刚刚出浴的女子,都有股朦胧的美艳,如浴室中,水汽朦朦,却若隐若现,足够挑起任何一个男人的神经。现在,这红艳艳睡衣,的确挑起了岑崎的荷尔蒙指数,他把书一扔,一把将苏珊拖上床。
  结了婚的好处是,有人煮饭给你吃,给你洗衣服,给你暖被子,还可以将你打磨得成熟稳重。吃饭是可以正常的,菜谱也丰富,可以变着花样吃,甚至生病了也有人照顾,给你端水送药,不必担心一个人晕倒在家没人知道。
  特别是在性爱方面,用不着靠花钱买乐或自己动手解决,可以堂而皇之的及时享受,不必担心要接受别人那些貌似正经的道德观念谴责行为,不觉得是败坏风气,作风不好,一切正常的需求都是体现在一张红纸下的,所以无所厚非。
  而且当岑崎想起他的初恋艾丽,想起宜花,想起那些漂亮的姑娘时,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
  岑崎俯身趴在苏珊身上,嗅着苏珊身上几分淫靡的沐浴露余香,加上成熟女子散发出的天然韵味,刺激得岑崎浑身的毛孔都要迸发,似乎很久没有过跟苏珊有过这样的激情了。苏珊兴致也很好,环手紧紧抱着岑崎的身子,迷离的眼神,不断散发出柔柔爱意,尽情接受着岑崎肆意的挑逗。
  岑崎把身子往上挪了下,跟苏珊相对的拥在一起,抚摸着苏珊滑嫩如脂的身子,享受着手上传来的柔滑,轻轻的在苏珊耳边轻吟道, 我们要个宝宝吧。
  本来还微闭着眼睛的苏珊,突然眉头一蹙,睁开双眼,挣开岑崎的怀抱,有几分生气的说,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这两年内不要宝宝,你怎么又反悔了?
  岑崎没想到她会这么大的反应,而且眼神中还带有几分幽怨之气。顿时,这美好的情境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泼到脚,把他浑身喷张的毛孔扑熄掉,让他顿时毫无兴致。
  结婚五年了,他们一直就没要孩子,不是岑崎不想,其实他打心里喜欢小孩子,但是苏珊却一直推脱。生孩子的事,不是她干不来,只是,因为小时候亲眼所见,自己是婶婶,由于难产,医院急救措施不到位,活生生的一个人,让一个孩子给憋死了。
  这对她造成很大的影响,这阴影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愈加的烙在她内心深处,所以就算成人后,结婚后心里仍有深深的抵触。
  岑崎一直都说,那是以前医院设施简陋,医生普遍水平都不高,才会导致有那种情况的出现。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了,根本不用担心出现这样的情况,大不了,剖腹产就是了。
  虽然苏珊也知道,那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很小,几乎可以略去,但无奈影响太大。现在想起来,对她一直很好的婶婶,就因为这样,永远的离她而去,心底还泛出阵阵忧伤。
  所以苏珊一直比较反对要孩子,给出的理由也很充足,两个人还这么年轻,有了孩子,会破坏两人的美好世界,身体会严重变形。更重要的是,他们要供房供车,没有更多余的钱去养一个孩子。
  逼急了,也就往后推,待得条件稳定点时,三十岁这样生才是最好的。那个年纪,无论是男人或是女人,身体条件和心智都在高峰期,生下的宝宝也比较聪明,又何必急着在这两年?
  如此说法,岑崎也无奈,吵也吵过,还因此闹过离婚,虽然那只是生气时口上逞一时痛快,但足以证明岑崎是喜欢小孩子的。他不想与苏珊离婚,也只好迫不得已同意苏珊的要求。
  眼看都快接近三十了,有时候他也想,随着时间的过去,说不定哪天她就会回心转意了,但是,一直到现在,苏珊还是那么抗拒。
  苏珊的表情和行为让岑崎很气愤,刚刚还如填满煤火的蒸汽火车,动力无限,现在一下就如霜打的茄子,一点动力都没有,蔫了!
  看着苏珊几分生气,又几分委屈的表情,岑崎也无奈,无语。最后在苏珊的帮忙下,好歹交了差,刚完事,一阵严重的困意朝他袭来。
   啊,困死了。 深深的打了个哈欠,岑崎扭身就躺了下来,不一会儿,便响起了轻微的呼噜声。
   哎! 一声悠长的叹息,从苏珊嘴中无奈的发出。一双空灵妩媚的眸子,模糊了一阵,在黑夜中微微闪出一丝闪光,直至夜深。
  与之对应的是,天上不时闪烁的点点繁星,在浩瀚的天际中,并没有显得孤单冷清,反而各自躲在薄纱中,羞涩的扭捏着。谁又知道,天空下,有这样的一个女子,妩媚如星光的眸子,孤单的模糊了很久。

  • 下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