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主页 > 区别 >

我在太阳爆炸之时

幼儿早教-幼儿园-早教中心-长沙金宝贝早教中心—http://www.csjkjy.com 原创 时间:2015-05-15 00:46 

我在太阳爆炸之时 云朋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打量了屋里几眼,屋里陈设依旧,阳光已经从东面屋山墙的通风洞里钻了进来,空气中细微的灰尘及微生物在那道明亮的关光柱里开心的嬉闹、翩翩起舞。又重新闭上了眼睛,眯缝片刻,然后一咕碌爬起来,穿衣服、刷牙、洗脸。
  这是一个普通的清晨,也是一个晴朗美丽的清晨。今天是礼拜六,不用去上学,原本计划好好地睡个懒觉,最起码也得睡到十点多吧,但养成的生活习惯,让他再怎么努力,还是进入不了梦乡,不过现在也不早了,比平时应该已经多睡了个吧小时了吧。外面的晨舞早已散去,现在正是阳春三月,白天的最高气温已达到25度,淮河两岸早已是青草碧绿,百花盛开了。院子里云朋自己养的花卉也有几盆已经盛开,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早晨才有的花草清新的香味,各种鸟雀在树的枝头上欢快地跳跃,开心的游戏打闹。
  十五岁的云朋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虽然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在班里是前三名,可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平时对自己要求很严,因为他不愿意重复父辈们的生活轨迹,虽然他还没有清晰的概念自己将来要做什么,但坚决不在农村生活是他现在唯一的清晰概念。父母对他的学习及生活并不怎么过分干涉,因为这个懂事早熟的儿子已经知道一切该怎么做了,大人也落得清闲,所以每逢星期天从不打扰他的睡眠时间。
  今天恰好赶上离这里两公里的定庙集的庙会,庙会虽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吧,但依然热闹非凡,方圆百十里的商贩都是提前几天来占地方,集市也比平常大六、七倍,云朋就读的中学就在定庙集的东头,一条清澈的南北走向的河流穿过定庙集,学校就在河的东岸。他是个不太喜欢热闹、性格内向的男孩,所以大人们早就早早的吃过早饭去赶庙会了,村子里很难碰到几个人,难得的安静,这样才是他喜欢的生活空间。
  云朋草草的吃了几口大人留下的饭菜,然后坐到紧靠窗户的学习桌前,不知怎么回事,今天怎么也进入不了平时学习的状态,脑子里总是浮现昨夜的梦境。昨夜又做了这半年多来经常做的同一个梦,梦见自己走进一片森林,森林的树木又高又大,浓密的树冠把天空全部遮挡住了,只能偶尔从树枝的缝隙里,透进斑斑点点的阳光。树林里有许多晶莹洁白的冰塔,只所以叫它冰塔,因为看上去就象是用冰雕成的,通体透亮,高高的塔顶穿过浓密的树冠,直插云端。可是塔的全身没有任何门窗,更没任何可以有向上攀怕的梯子。云朋每次都是欣喜若狂的围着冰塔转圈,然后从这座冰塔再到另一座冰塔,总希望能找到进入塔身的门窗或梯子,但是却一直找不到。但不知为何梦里的他没有一丁点的疲惫与失望,继续兴奋的、锲而不舍在冰塔之间穿梭、寻觅......。
  看来今天上午看来是不能学习了,干脆放松一下,找点别的事干吧。他合上书本,思索了一会,找不到什么事要做。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重新换了身,然后端着盆到水塘边洗衣服。他从十二岁以后,就再不让母亲帮他洗衣服了,他总是感觉母亲洗的衣服没有他洗的干净。村子里静悄悄的,很少有人们的说话声,竟然连鸡、鸭、狗的身影也没有看到。天空湛蓝湛蓝的,万里无云,就象没有任何浪花的大海,当时给他的感觉,就是天空好象用棍子一戳就能顺着棍子流水似的。太阳又大又亮,毫不吝啬地把它的温暖和阳光送给地球上生长的万物,就象母亲没有任何怨言,尽心尽力哺育自己的婴儿一样。
  云朋很快的洗完衣服,并把它凉晒到院子里专供晒衣物的绳子上面,走到自己种植的花卉面前,贪婪地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口花香,舒展几下身体,刚想重新进去学习。这时听到西邻的大叔喊自己,急忙跑过去看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忙的。原来大叔的面包机器出现了问题,现在没办法工作了,他帮着弄了几下,也没见有任何动静。“可能是电源出了问题,大叔。”云朋边说边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位于房梁上的灯泡,只见灯泡一闪一闪的,最后坚定地说:“电压出了问题,今天休息吧,大叔”。这时,忽然听见外面一个男孩的声音在喊:“快来看呀,天上放电影啦!”“什么?天上放电影?”大叔疑惑的嘟囔着说:“竟瞎叫,天上还能放电影。”边说边走了出去,云朋也跟着走了出来。
  昨天夜里梦境的一幕竟不可思议的出现了,还出现在无边无际的天幕中,那熟悉的森林、晶莹高大的冰塔,真实的好象现在站在梯子上伸手就能触摸到。那高大的冰塔还是没有任何门窗和梯子的痕迹,塔顶把阳光折射到下来,折射在云朋的脸上,使他有点头晕目眩。只是他没有了梦中的惊喜和若狂,脸上出现的全是困惑的表情,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在天空中搜索着什么。无边无际的森林及冰塔在天空中慢慢的转动着,从森林树冠里透出的阳光把光斑洒到地面上,在云朋身上转动,在不明其理议论纷纷的人们身上转动,在云朋脚下的大地上转动。
  从小就号称“神童”的云朋当然明白,这只不过是自然现象罢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海市蜃楼。它是由于空中含有大量的水蒸气,通过阳光的折射,把一个地方的景相影射到天空中,在沿海地区都能时不时的看到,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但现在奇就奇在它是云朋在梦里见过无数遍的景象,如果真有这个地方,对于他来说,这意味着什么?怪就怪在海市蜃楼都是由海上大量的水气造成的,现在它出现在位于大陆腹地的淮河上空,又代表着什么?究竟是好的预兆还是坏的警报?
  就这样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森林、冰塔慢慢消失,一切又回到了正常,阳光普照大地,鸟雀的叫声又重新进入耳膜,人们三三两两的边走边说。要是平时,云朋肯定给人们解释这是怎么怎么回事?可是这次,他也一头雾水,森林、冰塔又代表着什么?浓密的树冠几乎看不见阳光。意味着什么?这究竟和他有多大关系?
  云朋坐在书桌前,一个人百思不得其解、默默发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空中忽然出现两次耀眼的强光,把屋里也照得雪亮雪亮的。随后外面就没有了阳光,万物没有了永远相伴的影子,整个世界陷入一片强烈刺眼的白色光芒之中,人们的肤色就象恐怖电影中的鬼怪,变的惨白,而且又透出一丝古怪。人们都不说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他,然后把头转向空无一物的天空,寻找着他们熟悉的太阳或者云彩,但空中什么也没有,连个鸟雀飞过的身影都没有,人们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只有呆呆地望着天空发怔。
  突然间狂风大作,把人们放在外面的劳动工具及生活用品,吹得在半空中、地面上无方向得乱飞一通,天空变得一片混暗,并夹杂着零星的拳头大的雨点。内陆地区从来没刮过这么大的风,云朋忽然觉得这个场景是异常熟悉,原来这竟是他小时侯一直做的同一个梦中的情景。他没考虑过多,急忙冲过去把自己晒的衣服收拾起来,刚跑回到走廊下,天空已经是一片黑暗,大雨伴着大大小小的石块从天空倾盆而下,火红、金黄色的岩浆不成形状的从空中怪叫着纷纷落下来,落到哪里哪里就随即燃起熊熊大火。人们的哭喊声,动物的哀号声,石块相互的撞击声音混为一片,人们在大自然中竟显得如此渺小和无奈。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大雨伴着岩浆继续往下落,地上到处都是火焰,空气里到处充满着物品的烧焦和被大雨溅起的土腥混合味道,世界狼迹一片。
  云朋抱着衣服,听着石块撞破自家的房顶落到地面的声音,屋里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此刻,他心里并没有什么恐惧和慌乱,今天所有发生的一切,凝结成一个清晰的概念印在他脑子里,太阳爆炸,世界从此再没有光明,大地再没有阳光,人们以后只能生活在漫无边际的黑暗!

  • 下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