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主页 > 星城 >

【香港】活色生香

www.csjkjy.com—http://www.csjkjy.com 原创 时间:2014-12-31 09:33 

【香港】活色生香 香港历来的精彩之处,都生于繁华的边缘,陈冠中先生说香港就是只伟大的杂种,一半华一半夷一半中一半洋一半人一半鬼的混血。唤醒之前两次去香港的影像记忆,旅行线路就像虚线,哪里都踩过一脚。海洋公园迪斯尼,夜色太平山,柏丽大街星光大道,但印象里的那种混搭风情却并不浓重。这次特地安排了一整天,安安静静坐在电车上来来回回坐几圈,只为了仔细看清楚香港的原味。
香港的前世今生恐怕去个七八次也是感受不来的。我们去旅行看到什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想看什么。否则徘徊在和魔都差不多的那些大城市,对游客来说又是另一个商场或者另一座摩天大楼而已。有时在离开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这里很方便,还能再来,因此也没能仔细认真的看这个城市。就像呆在上海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真正拍摄过上海描写过上海品味过上海一样。
无论文化还是美食,外人享受到的仅仅是画面和味道,而真正的精髓,却是买不来也带不走的浓浓港式风情。
面对熙熙攘攘人群,滚滚车流和光怪陆离的街道,就好像<Fringe>里的Observer。我偶见的香港是有积淀的城市,它的文化已经深入旁人的内心深处,偶然邂逅就是一种温暖。
敞篷大巴到了上环变得极其刺激,弯道甩尾,坡道出轨,玩的就是心跳。在文武庙看到了长长地楼梯街,陷入怀旧的情绪不能自拔。跳下车,发现香港有个荷里活大道,比“好莱坞”这个翻译更洋气吧。大道前后左右的街景无限度勾起港片的回忆。这里不像旺角充斥着压抑,黑暗,和那种“是啦是啦,我不开心,所以我要杀死你”的平庸邪恶。也不像九龙带一点点世俗,一点点暧昧,然后总能找到一碗好面,自顾自说:“做人要开心”。也不像中环又in又花讯,流着高富帅的血液掺了点寂寞掺了点无奈。荷里活大概是文艺青年的那杯茶,常常在兰桂坊看到Man中带娘的美男,在半山扶梯看到穿着富有想象力的港女,咖啡馆清新的和茶餐厅一样。面对经典港片里出现过的无数场景,完全失去抵抗力。荷里活一带都是老街,很有故事感,像活化石。沿街开了不少古玩店,像是古董集散中心,常常有老外和老头在此淘宝。我家小区边上也有一个古玩集市,一到周末长得像凤姐王宝强这样的人们在整条马路上铺上地毯,拿出些山寨的字画,不流通的钱币,还有难看的刀剑四处张扬。常常还有人搭个帐篷一边抠脚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怀里揣俩石头。我以为这种跳蚤市场这辈子都不会买到好东西。没想到牙星宁曾经出现在类似的集市上,喜上眉梢,笑而不语,含苞待放,心花怒放。因为他曾经在二手黑市里买到过漂亮的石头,供他刻章。
去南丫岛之前先去了赤柱,40路大巴一路风景一流,浅水湾深水湾水清沙白波涛汹涌。其实赤柱并没有风景,那里是老外集散中心。哪部港片里有句台词:“重庆大厦卖咖喱,旺角黑夜砍砍人,赤柱那边蹲监狱。”敢情香港犯人享受外宾待遇啊。看惯了香港的繁华,突然切换成金发碧眼妞懒洋洋赤裸裸躺在你面前,瞬间治愈了吧~
血拼这件事在香港做到了极致,精打细算惯的香港人无论何处都能开发出商机。赤柱广场有大型商圈,赤柱市场有连绵摊贩,无论是久光式超市还是小人物奋斗来的字画摊,总能揩油你的钱包。赤柱步行街有一连串酒吧,外貌党,文艺妞,装X帝一定中意这个腐败的地方。五颜六色的外墙,小资情调的装潢,异域风情外加外国高富帅,再次感叹赤柱越狱的福利多。唯一的缺憾是价格太高,一顿下午茶钱包只有被斩后血染的风采。
酒吧对面就是露天夜总会,大排档的价格也相应野鸡变凤凰。走累了的人们扎堆坐在海边,孩子们打闹不在乎国籍,情侣调情不在乎围观,勾肩搭背,烤鸡翅冰柠乐,?丝的天堂!
记忆之中最撩人的味道在上环歌赋街附近那家“九记牛腩”,没有之一。小店双休,节假日不营业,中午12点半前不开门售罄即闭馆。这样牛叉闪闪的店规却无论何时都需要排队一座难求。餐馆非常局促,要和别人拼桌,菜品也不多样,要了一碗牛腩,10分钟以后端上来的热气腾腾货真价实满满一碗牛腩。内牛满面。魔都的咖喱牛腩,全都咸得吓死木乃伊,味精比牛腩还多。而来到九记,无论是原汁原味的汤水,还是又酥又Q的牛腩,浓香扑鼻有着妈妈的味道。是亲妈,不是后妈!清水伊面配上这里的牛筋,简直就是尤物。再来一碗~
作为见证TVB黄金时代的80后,推开茶餐厅大门的一刻肾上腺素飙升。黑白地砖,长方木桌,靠背卡座,A餐B餐,立领白制服小哥。去“强记”的时候,点单像有接头暗号一样,西士多,多士,麦皮,猪扒,鸳鸯。套餐上来时样貌普普通通,舔一口,转瞬之间如同遭遇几秒一见钟情电光火石般的爱情。接着,一口口全是质朴又踏实的味道。吃完后不禁黯然神伤,回到魔都还想尝到这么家常又满足的食物吗,不掺点三聚氰胺地沟油什么的都不好意思上菜。
去南丫岛是一时兴起,这个蕴育了“发哥”的小岛,天然纯朴,是港人周末的好去处。没做足攻略,一不小心坐到了索苦湾。2-3个小时的步道,缺少庇荫处,穿皮鞋忘带伞的黑妹纸伤不起。行程过半未开通漫游的联通尽然收到短信若干,莫非海南岛基站威猛,信号一直扩散到南丫岛?
香港的早茶总吃得很晚,扒开眼睛等我龟速变装基本已是11点左右。牙星宁饿狼GPS全开,把我牵进一家叫“喜喜冰室”的饭馆。店铺装饰得很老派,伙计都上了年纪,雷厉风行。餐单A3纸一张,正反两面包含所有单品套餐,和麦兜里的粤菜馆一样,没有鱼丸没有粗面。我一犹豫,伙计便跑开伺候别家卡座。斟酌再三,我选了“鸡毗浮台”和“香蕉班乾”,服务员问:“确定要这个吗,这不是早餐。”“反正都11点半了,当午餐好了。”服务员又说“这也不是午餐。”“那这是什么?”服务员侧目:“这是特食套餐”好吧,脑中响起赵忠祥的经典旁白: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好时节。所以出现任何神逻辑都可以原谅。鸡毗浮台实际上是鸡肉套在菠萝包里再浸泡在青豆茸羹里,口感富有层次,令人难忘。香蕉班乾是道甜品,类似于pancake,加了核桃和糖浆,甜蜜蜜在舌尖蔓延。
毫不夸张地说,香港任何一处吃饭的地方,都不会令人失望。美味不分贵贱,各取所爱,随遇而安。通常我血拼的战斗力都保留在晚餐之后,当脚后跟着陆到化妆品与巧克力店,更是每隔三分钟就抒发一下“这是必须的”感慨。有一天血拼过度,一直到晚上九点半才想起来没吃晚饭。香港人大概都是神作息,这个时候全扑出街吃晚饭。一家日料门口更是排起巨龙队(似乎天天排队,10点后半价这种掉馅饼的美事是不轻易告诉别人的)。日料附近有家太兴烧腊,牙星宁这种保命货通常不吃夜宵,那天还是忍不住被勾进去了。烧鹅的皮有生脆的快感,肉质细腻有弹性,咬一口相濡以沫的鲜美在牙齿和舌尖弹奏。倚在窗边看夜景,一直吃到打烊,把市井的快乐一起打包回酒店。

  • 下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